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

4月02日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

看著賓得斷斷續續的入魔訊息和新鏡頭路線圖,很多人又想起了賓得的經典單反機型,例如Pentax 67、Pentax LX以及三公主等經典鏡頭,大家期待賓得能夠復刻經典,重現輝煌。
於是,眾人問:“如何才能重現賓得輝煌的時刻?”
捷卡羅夫說:“已經做不到了……”
大家問道:“為了讓賓得重現輝煌,究竟需要什麼?”
捷卡羅夫回答到:“需要旭光學工業株式會社,成像系統業務總部,板橋本社開發本部,大山工廠,益子事業所,國內統括營銷本部和五個國內株式會社,八個海外營銷中心,需要泉水隆之、平川純、伊藤孝之和2000名旭光員工,需要每年1000份光學專利發表,總之需要一個偉大的企業才能做到,而這個偉大的企業已經不復存在了。”

這是一個聽起來有些沉重的笑話,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就如同解體後的蘇聯無力再營建航空母艦一樣,曾經的旭光學現在的賓得也很難製造出旗艦效能的單反、無反相機,而沒有新的有力的產品問世,賓得終究再難躋身市場前列。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2

2019年,也就是令和元年,位於東京都板橋區前野町的原賓得總部大樓,開始拆除。
故事,就從這裡說起。

01
輝煌
/單反相機的功臣
“50年代做單反的都是相機界的勇士,而賓得是功臣。”
賓得的原名旭光學工業株式會社,賓得「 Pentax 」是旭光學所推出的一款單反相機的型號,後來進行了企業更名。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3

意氣風發的旭光學在日本第一臺國產135單反——Asahiflex定型生產的時候,在東京板橋區買下了一塊地,建造了旭光學工業株式會社本部,同時這裡還是東京工廠的所在地。
在19世紀50年代以前,通過反光板取景的單反相機仍然是非主流,市面上被認可的相機都是旁軸取景聯動測距機型,例如我們熟悉的徠卡,康泰時,福倫達等。
旁軸取景聯動測距機型需要複雜精密的聯動測距結構,這嚴重影響了相機降低成本的可能,同時過於精密的玩意兒也很難普及開來,因此在二戰前後,昂貴的德國旁軸相機並不能成為普通大眾的選擇。
而在50年代,也已誕生了單反相機,但彼時的單反相機有著嚴重的缺陷:反光鏡反射鏡頭畫面到取景器中,攝影師按下快門,反光鏡升起、取景畫面消失、快門釋放,完成拍攝。但拍攝後的取景器內漆黑一片,因為失去了反光鏡反射的鏡頭畫面,如果想再次看到取景畫面進行正常拍攝,需要手動將反光板復位。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4

為了規避這一缺陷,雙反相機大行其道。同樣是通過鏡頭反射取景設計的相機,雙反相機顧名思義有兩枚鏡頭,通過取景鏡頭、拍攝鏡頭並列的設計,讓反光鏡固定在取景鏡頭和取景器之間,成像依靠取景鏡頭下方的攝影鏡頭完成,這樣一來,攝影師不再需要手動復位反光鏡。因此在戰後120雙反相機極為流行,仿造祿來的雙反相機在日本有上百個品牌型號。
但雙反相機的雙鏡頭設計,不僅增加了相機的體積也增加了相機制造的成本,從事物發展的角度來說,這並不是最好的解決思路。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5

|Ends ground glass blackout
Ends the need to cock youer shutter in order to view the subject
1954年,旭光學推出了Asahiflex IIb單反相機,實現了通過機械連桿動作,快門釋放之後反光鏡自動回彈的效果,成為了第一臺搭載了反光鏡瞬時回彈技術的單反相機。
賓得的反光鏡瞬時回彈技術在日本特許專利廳登記為:実用新案登録第四八二九五六號《單鏡頭反光相機反光鏡驅動裝置》。發明人是賓得著名攝影師吉田信行,申請人是旭光學社長松本三郎。
這項專利在釋出後,同日本光學也就是現在的尼康進行了專利訴訟,最後經過業界和政府通產省的調解,成為了所有日本廠商都可以使用的技術。(此處鳴謝還沒《我們為什麼要尊重賓得》
從賓得的角度來說這是空前的損失,但從相機產業的角度來說,這一核心專利技術的釋放,極大的推進了日本單反相機行業的發展和繁榮。
在19世紀50年代末之後,原本執著於仿造德系旁軸、雙反相機的日本相機廠商,都快速轉型,開始設計製造單反相機,從此單反登上主流寫真器材的舞臺。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6

19世紀50~60年代,Nikon F單反相機奠定了尼康單反輝煌的基礎,而實際上Nikon F早期的機身就是Nikon S系列旁軸改造而來。同樣,單反巨頭佳能從IVSB發家的旁軸相機產品線,也於19世紀50年代末進入尾聲,1959年推出了自己的首臺單反Canonflex,除了1961年推出的末代旁軸Canon 7之外,再不見可換鏡頭旁軸相機的身影。
技術進步的洪流,是時代不可阻擋的車輪,從此之後單反相機繁榮一直持續到了20世紀,越來越多的普通大眾成為了單反相機的使用者,傳統的旁軸相機廠商除了徠卡轉型奢侈品之外,其餘廠商基本都放棄了相機的製造。
之所以說賓得是功臣,因為除了單反核心技術反光鏡瞬間回彈之外,賓得還是通過鏡頭測光技術——TTL測光、通過鏡頭檢測自動對焦TTL自動對焦技術的最早發明者,世界上第一臺自動對焦135單反相機,也是Pentax ME-F。可以說,在單反發展繁榮之路上,賓得的貢獻難以磨滅,賓得的功臣地位不容否定。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7

而在賓得單反的自身發展中,K系列誕生了K2、KX、K1000等經典機型,M系列則有MX、ME、ME-Super等暢銷型號單反,並且在中畫幅領域,推出了Pentax 645、Pentax 67等經典單反系列,在數十年單反相機制造生涯中,Pentax不僅為成為了單反的締造者,還是單反意義中的一部分。
02
掙扎
/數碼單反黎明前的泥潭

雖然賓得為單反相機行業貢獻出了許多決定性的技術,但先天的缺點和後期的運營失敗,為賓得的發展和未來蒙上了黯然的面紗。
在尼康第一臺單反Nikon F誕生時,尼康就採用了插刀卡口,早期單反採用螺紋卡口的佳能也在1964年推出了FL卡口,實現了三爪插刀卡口。但賓得在70年代中期才全面放棄M42螺紋卡口,開啟自己的K卡口時代。
K卡口單反時期的賓得快速追趕,憑藉自己優秀的設計理念,依舊優秀的SMC鏡頭群,很快贏得了不少的市場,並誕生了許多銷量出眾的機型。例如在全球手動單反銷量排行榜中,Pentax K1000必然有一席之地,這臺相機是許多攝影師的攝影啟蒙工具。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8

但賓得插刀卡口鏡頭系統落後於單反巨頭尼康和佳能,並且在專業使用者市場上的建設不盡如意,在19世紀80年代,為了紀念旭光學成立60年,才推出了真正意義上的專業機型,Pentax LX。雖然Pentax LX有著各項極為先進的指標和現在看來也極為驚豔的設計細節,但當時的單反巨頭尼康已經推出了第三代F系列專業單反,而第四代F自動對焦機型的圖紙已經擺上案頭,佳能也迎來了第二代專業單反New F-1的上市爆發。
對於專業攝影師群體來說,Pentax LX是先進的無用之物。因為打造專業攝影師的器材庫,需要龐大的鏡頭群和附件系統,尼康通過兩代旗艦產品和四個產品線的打造,已經讓專業攝影師無法離開Nikon F鏡頭系統,而佳能的New F-1有著前代產品的餘澤以及FD、New FD鏡頭群完善的輔助,成為了專業、職業攝影師的兩個選擇之一。
丟掉了專業攝影師群體的青睞,賓得在發燒友中反而享有極高的聲譽,賓得歷史上多款手動對焦單反,都有著龐大的粉絲群體。而賓得也似乎樂於成為一家滿足相機愛好者的品牌,雖然體量遠遠不及佳能尼康,但在小而美的道路上走的穩穩當當。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9

19世紀90年代,自動對焦單反相機是市場上的主流,雖然最先展示了世界上第一臺自動對焦單反ME-F,但賓得並不是百貨商店裡的贏家。ME-F雖然具備自動對焦效能,但實際上是手動單反ME的自動對焦魔改版本,並不能稱之為一款正式的產品。
美能達憑藉著最先押注自動對焦技術潮頭的豐厚回報,推出了多款α系列自動對焦相機以及完善的α自動對焦鏡頭產品線,很快躋身為單反三巨頭,在當時有著佳美尼的聲譽。賓得是最後一家向市場推廣自動對焦機型的主流廠商,儼然在卡口之後又落後一步。
但自動對焦機型的落後並不是對於賓得最大的打擊,數碼時代的來臨成為了壓垮這家小而美相機品牌的最後一根稻草。賓得是第一批展示全畫幅數碼單反的廠商之一,根據自動對焦膠片單反MZ為原型,推出了型號為MZ-D的全畫幅數碼單反計劃。
但由於首批CCD全畫幅感測器本身的質量、品控,早期的全畫幅數碼單反並不成功,而賓得也借坡下驢,放棄了全畫幅數碼單反的計劃,和當時許多廠商一道,押注APS-C數碼相機,在2003年推出了*ist D數碼單反相機。
但在2000~2006年期間,數碼CCD、CMOS的技術應用,並沒有讓所有的相機廠商找到屬於自己的應許之地,數碼單反在掙扎著崛起、完善的同時,因為技術的便利,數碼卡片相機反而成為了最成功的作品,風靡一時。
在膠片時代,8年~10年是專業機型的迭代週期,但進入數碼時代後,相機感測器的畫素數每年以百萬級的進化進行迭代,成本更低、迭代更快的廉價數碼卡片相機征服了大眾版消費者,從此“卡片相機”這樣的時代符號,在那一時期短暫的奪取了世人們的矚目。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0

最先被廉價數碼卡片相機擊倒的,並不是賓得,而是自動對焦時代大放異彩的美能達,由於主營相機型號主要是專業的單反相機,在進入數碼時代後,面臨數碼卡片相機的競爭,美能達在市場上很快不敵當時的柯達、奧林巴斯、佳能、富士、索尼、尼康,這幾家在當時都進行了慘烈的數碼卡片相機價格戰,每半年數碼卡片相機的畫素數都翻一番,而售價卻要降一大半,昂貴的數碼單反根本無力贏得普通消費者的青睞——而最廣泛的大眾消費者才是相機廠商營收的主要來源。
很快美能達因為數碼相機業務虧損嚴重,同柯尼卡合併,最後被索尼收購相機業務,從日獨寫真機店到千代田光學再到技術的美能達,輝煌了幾個時代的美能達相機最終只有α留在了世間。
柯尼卡美能達合併後的營收高達萬億日元,只有一千億日元營收的賓得,因為核心產品單一,受到的衝擊同樣慘烈,在2005年財年(2005年3月-2006年3月),賓得利潤、營收猛烈下跌,管理層進行了空前的裁員和減少成本策略,但當時的社長和董事會依舊決定執行數碼單反相機發展路線不變,並且有信心再接下來的財年扭虧為盈。
此時,距離數碼相機大爆發的2008年,賓得只需要再熬兩年,就可以見到數碼單反的曙光和相機大繁榮的黎明,而2008年之後很快就是全球數碼相機出貨量過億的幸福巔峰,但誰能想到,在2006年,賓得陷入到了即將出售板橋本社總部大樓的悽慘境地。
03
危機
/溫情的傳統與冰冷的資本

2008年,是全球數碼相機出貨量開始抬頭的年份,這一年也是許多普通人難以忘記的一年。因為次貸危機而引發的經濟危機席捲全球,亞洲最大的對衝基金SPARX在當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中損失慘重,鉅虧的同時管理的資產規模也縮水一半,從風頭無兩跌落到平平無奇。
SPARX基金的經理人阿部修平,早年供職日本野村證券,還曾與彼得林奇共事,後師從美國投資大鱷索羅斯,三年之後出走索羅斯的團隊,回到日本建立了多空策略對衝基金——The Sparx Japan Small-Cap Equity Fund,即SPARX。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1

阿部修平除了擅長多空策略投資對衝風險之外,還非常善於研究上市公司的基本面,運用在美國學到的價值投資策略,讓他帶領SPARX從管理美國投行的頭寸,到一躍成為亞洲最大規模對衝基金的掌門人。
由於日本在泡沫經濟後經濟發展起伏較小,發展速度緩慢,阿部修平將目光放到了小規模的上市公司上,然後通過投資價值或者利用大股東的身份影響決策,實現以小博大的收益。
對於阿部修平來說,投資一家小規模上市公司,然後深度介入他們的戰略發展,影響企業進行重組或者股票回購,是他慣用的操作手法。
不幸的是,2004年,阿部修平注意到了Pentax。
在東證一部裡的賓得公司,屬於日本特色的傳統老店,營收千億規模,主營業務突出,在行業中屬於小而美的存在。而且和規模延綿的佳能尼康不一樣,賓得的流通股份很容易易手,很快SPRAX攜手Fidelity富達基金,最多時收購了23.98%、12.6%的賓得股份,超越了賓得創始人鬆元家族8%的持股份額,成為第一、第二大賓得股東。
傳統的日本上市公司,主要的大株主(股東)都是傳統銀行和信託基金,例如持有11%的賓得第三大股東瑞穗。傳統日本信託銀行等投資機構信奉長期持有、低風險的投資策略,對公司管理層干擾較少,而SPRAX對衝基金和美國富達基金買入賓得大量股份,並沒有長期持有的慾望,只有短期投資、套利的野心。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2

對於SPRAX來說,賓得的數碼相機業務規模、盈利能力都不算優秀,但從長遠來說,賓得的醫療光學內窺鏡、人造骨骼,鐳射透鏡業務更有發展前景。砍掉數碼相機業務,對賓得進行改造,是阿部修平的理念和決心。在2004年左右,就強烈建議管理層將連續虧損的影像部門裁撤,全力轉型醫療事業,但賓得創始人鬆元家族和大部分管理層對相機事業仍然有溫情的執著。
阿部修平曾非常明確的提出希望賓得裁撤相機部門:
“賓得通過多元化經營,內窺鏡領域發展良好,這是日本公司壟斷的事業。醫療事業的簡單之處在於,一旦成為醫療產品供應商,可以在零件更換和穩定供應商獲取穩定的利潤,就像影印機製造商從不斷需求的耗材中收益一樣。數碼相機並不是單純的相機,而更像家電產品,產品週期更短。同時這是贏家通吃的遊戲,除非成為市場頭部企業,否則無法利潤最大化。”
國際先驅報
除了SPRAX基金的阿部修平之外,還有人和他的想法不謀而合,那就是意圖收購賓得的HOYA公司。HOYA時任社長同樣希望賓得未來可以專注醫療事業、並且砍掉影像業務。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3

HOYA作為半導體光電,以及光學材料企業,居於產業鏈上游的主營業務為半導體光電材料以及光學材料,而消費級的業務為眼鏡片、眼鏡框架、隱形眼鏡等。如果能夠鯨吞賓得,可以完美的實現產業鏈內部的打通,並且極大的充實自己的醫療業務,最後將不太優質的賓得影像業務打包出售。
最初HOYA意圖通過換股的方式來收購賓得,但隨著賓得影像事業的逐步回暖以及整體利潤相比之前的提升,賓得董事會認為最初的換股計劃低估了賓得的價值,決定中止和HOYA換股的合併方案,而由於換股之後沒有什麼得利的對衝基金也反對這一計劃。
之後,業績不佳的賓得計劃賣掉板橋本社的產業大樓,意圖提振營收,換取足夠的現金流,並且推出新的中長期事業計劃來堅定股東和管理層的信心。同時HOYA將出售影像業務的計劃,也招致賓得股東和管理層的多方反對,在第一回合的拉鋸中,HOYA換股計劃徹底失敗,時任贊同收購的賓得社長浦野文男辭職。
換股計劃受阻之後,HOYA決心採用整體收購的方式得到賓得,對賓得無情的提出了電視劇裡常見的整體收購要約,將以當時每股770日元的價格,以TOB方式整體收購賓得。
為了對抗整體收購,賓得管理層背靠瑞穗等傳統日本金融機構,進行反擊,意圖提高賓得股價,並且尋求支援賓得管理層的海外金融機構幫助——也就是白騎士。可惜白騎士沒有找到,賓得的大股東、二股東反了。
歐美經濟報刊的記者曾評價,日本傳統企業管理層,為了企業的長遠考慮,會犧牲股東利益。管理層是以經營為方針,股東的短期收益回報,並不是他們的優先順序。但這恰恰是SPRAX對衝基金和富達基金所不能容忍的。
阿部修平在過往的報道中曾有一句話非常顯眼:很多日本傳統企業管理層還不明白,企業是屬於股東的。
因為此刻,改造賓得而無法的阿部修平,決定出售賓得,對於SPRAX來說,512日元買入的賓得,現在770日元全部售出,實現了更短平快的利潤回收,還有曾有傳言,HOYA將以1000日元每股的價格收購SPRAX手中的賓得股份。
這樣的誘惑是對衝基金無法拒絕的,曾經反對換股計劃的SPRAX很快和富達基金聯手,贊同整體以高位股價整體收購方案,並且還威脅將提名贊同收購計劃的董事加入董事會,並且如果董事會不同意收購計劃劃,掌握了大量股份的兩大基金會,將投票改選所有的董事。
這成為了賓得的至暗時刻。
配合SPRAX的反水一擊,HOYA宣佈考慮不一定會出售賓得的影像業務,並且對賓得董事會的合理要求儘可能滿足,加快整體收購的步伐。而外界對賓得的長遠計劃也不看好,賓得股價並沒有提升到讓HOYA知難而退的地步。
最終,面對內外無力的局面,新任賓得社長綿貫宜司在儘可能保持賓得完整的前提下,和董事會同意了HOYA整體收購的方案,並在收購之後和董事會集體辭職。至此,拉鋸了兩年的賓得HOYA收購案,以賓得成為HOYA子公司而告終。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4

其實這場收購案曠日持久,各個細節多有反覆,但不論如何,對衝基金大股東的反覆,是賓得無可奈何賣身HOYA的關鍵一環,在2007年被HOYA整體收購之後,賓得的營收佔據HOYA營收份額的35%左右,單反締造者、輝煌的相機品牌賓得,開始了棲身HOYA旗下難以預知的旅途。
04
失去
/賓得單反之路的救贖
在HOYA收購賓得之後,影像業務並無明顯的好轉,並且在收購、合併機構的過程中,賓得失去了大量寶貴的市場、研發人員。賓得影像部門在HOYA旗下仍然堅持APS-C數碼單反作為主要產品推進,同時期佳能尼康甚至收購了美能達的索尼,已經在全畫幅數碼單反的市場上開始插旗。
實力更為雄厚的HOYA並沒有為賓得粉絲帶來他們期待的全畫幅數碼單反,所以賓得所謂的專業機型競爭乏力、小眾路線,一方面是賓得的傳統積累,一方面是發展受到了格局、資金的侷限。
在HOYA時期的賓得,說的好聽就是按部就班的延續2006年以前的產品研發策略,說的難聽一些,就是隻能延續既有的產品線進行補丁和常規的迭代。石破天驚的作品已經不是現在的賓得可以實現的企劃了,就連Pentax 645D已經成熟的開發計劃,因為收購而擱置後,用了三年才重啟推向市場。
HOYA對賓得的投入乏力,和賓得本身的先天劣勢疊加,使得賓得數碼相機在主流市場完全無力同新時期的三巨頭較量,而賓得為HOYA貢獻的營收也逐步下降,從最開始的35%一路下滑到24%左右,單獨核算的PENTAX曲線,是HOYA財報中最為刺眼的部分。
原計劃就打算砍掉賓得影像業務的HOYA,在忍受了4年之後,決心將賓得影像業務掃地出門,這時候整體的賓得已經被HOYA解體,醫療內窺鏡業務成立是HOYA旗下的賓得醫療,人造骨等材料業務劃分到HOYA旗下Technosurgical株式會社,而鐳射透鏡、語音識別技術也歸到HOYA的其他事業部門中。
要知道2011年,這也是數碼相機極為繁榮的時期,前一年數碼相機出貨量突破了一億臺。當年,HOYA在保留了賓得醫療內窺鏡、人造骨、語音識別技術、鐳射透鏡業務的基礎上,將賓得影像部門出售給RICOH集團,後者專門成立了賓得理光映像株式會社。
這個收購案,如果讓阿部修平評價,他一定認為RICOH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影印為核心業務之一的理光,原本靠耗材需求就可以安穩的獲利,何苦買下來不夠優質的賓得影像業務呢?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5

說起來理光對於賓得的愛慕源遠流長,在賓得60年代以前使用M 42螺口卡口時,理光就對賓得痴心一片,而當賓得轉換為K卡口時,理光的膠片單反相機也從M 42螺口更換為K卡口,對賓得緊緊跟隨,兩家手動鏡頭除了觸點略有區別外,互換機身鏡頭都不成問題。
但這場跨越數十年的愛戀,對於理光來說或許並不是最好的選擇。2012年數碼相機出貨量的巔峰一過,行業迎來了明顯的下行趨勢,並且一跌不復返。但理光收購賓得後,對於影像業務是寄予厚望的,對賓得的多條產品線加快更新迭代的步伐,並且也提出了雄心勃勃的鏡頭路線圖計劃。
理光旗下的賓得不負爭先傳統,在2012年推出了APS-C畫幅無反數碼相機:PENTAX K-01。
但PENTAX K-01和以往賓得所有的超前產品一樣,本質都是對於現狀的改良或者修正,沒有為行業帶來徹底的顛覆,所以,賓得無法成為相機產業革命的領導者和受益者。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6

就像我們熟悉的劇情那樣,賓得推出ME-F自動對焦相機後,繼續轉頭加碼手動對焦單反,賓得推出MZ-D全畫幅數碼單反計劃後,擱置並All in  APS-C數碼單反,在推出K-01全畫幅數碼無反之後,賓得並沒有繼續在打破反光鏡的道路上努力,這或許是命運使然。
PENTAX,不管是其中的五稜鏡「 Pentaprism 」,還是其中的反射「 Flex 」,都註定了賓得的單反使命與意義。
而賓得使用者心心念唸的全畫幅數碼單反,最終在2016年姍姍來遲。
但2016年的賓得和十年前已經完全不同。十年前的賓得是一家營收過千億的獨立運營株式會社,擁有無數聰明的頭腦與勤勞的雙手,關聯會社成百上千,國內營銷公司、海外營銷中心組織龐大,甚至一度是當年單反銷量的Top3。
現在的賓得,經歷了HOYA收購的拉鋸、經歷了HOYA旗下醫療的火熱、影像的冷遇,又遇到數碼相機行業萎縮的洪流,即便是遇到了真愛自己的李光,百年賓得已經難尋自我救贖的機會。
雖然理光收購賓得之後,仍然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資金,但時代的錯落和累積的失去,已經壓倒了對於單反相機的理想,因為就和本文開頭說到的一樣,那個可以實現輝煌的賓得,已經不存在了。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7

在賓得百年紀念活動之後,賓得板橋本社,原本樓頂鮮紅的PENTAX字樣被拆下,這座在HOYA收購時原本計劃出售來換取獨立權利的本社大廈,賓得最後還是沒有留下。
但不可否認的是,記起賓得在單反時代的經典影蹤,想起把玩賓得相機的樂趣,你還會欣然回味。
05
教訓
/相機企業的未來
如果賓得可以逃過那場收購案,如果當時賓得影像營收更優秀一些,或許今天的數碼相機行業格局,或許今天的賓得,都不是如你所看的樣子。
但這樣的假想毫無意義,和柯美一樣,賓得在十年間的顛沛流離,是所有日系相機廠商值得反思的教訓。
尤其是和賓得曾經有過專利訴訟交鋒的尼康。
對於大部分日企來說,GE式的經營理念並不完全適用,什麼掙錢就做什麼的GE病會讓短期財報好看,但最終倒塌時會發出震驚業界的聲響。所以我仍然喜歡專注單一行業的賓得與尼康。賓得因為持續的專注和專一,成就了信仰最堅固的粉絲群體,也因為持續的專注和專一,出現了難以挽回的風險與危機。
數碼相機行業本身就是極為小眾的領域,也的確是贏家通吃的市場,佳能、索尼、尼康瓜分了這一市場大部分的營收與利潤。

至暗時刻:單反締造者賓得解體之路圖片18

賓得為何面對整體收購沒有抗衡的手段,容忍策略激進的對衝基金成為大股東只是現象,而本質則是沒有長青、多元的業務結構,並且主營業務沒有核心優勢。
同時在行業快速的變遷中,未來的計劃不夠明確也是賓得的死穴,從膠片遷躍到數碼,從手動對焦到自動對焦,行業技術的進步帶來了更短的競爭週期,而賓得顯然準備不足。
以佳能為例,雖然佳能是影像業務營收最高的相機廠商,但佔據市場第一的佳能,相機業務並不是唯一的主營業務,在影印列印、半導體裝置方面,佳能同樣是市場優勢企業,並且有著穩定、長期的營收預期。
在對衝風險的戰略中,佳能火速收購東芝醫療,實現了影印、半導體裝置、影像、醫療四大事業群的構建。同時佳能排名前十的股東都是日本本土金融、信託銀行,而且最大的股東是佳能自持,擁有超過20%的股份,而第二大股東為日本第一信託銀行,奉行長期、低風險投資,並不干擾佳能管理業務,這為佳能管理層帶來了穩定的發展空間。
索尼的多元化經營不用多說,但尼康值得深入思考,對於尼康來說相機業務最高曾佔據70%的營收,但面對市場交鋒的失利,尼康相機業務整體的營收及佔比在快速下跌。除了相機業務之外,中小尺寸面板光刻機等產業裝置尼康另外的支柱,和佳能專注大尺寸面板——電視、監視器等面板不同,尼康的裝置主要用於製造智慧手機螢幕。
相對佳能四大業務群、索尼全球業務分佈,尼康除了光學相機外,就是半導體裝置,在同ASML爭奪高階光刻機市場失敗之後,尼康的兩大核心業務支柱市場優勢地位都已不穩固,在數碼相機市場萎縮,智慧手機整體量價齊跌的未來,尼康的危機才剛剛開始。
賓得和尼康有許多相似的地方,都是百年光學企業,都專注於相機光學,都為相機發展、單反進步做出了極大的貢獻,也和寫真器材發展史緊緊的纏繞在了一起。
賓得的危機與失去已經上演,而其他廠商的應對與改變會從哪裡開始?
[ END ]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

你可以留言、點選在看分享

或者轉發給更多的朋友


本文引用:

pentaxofficial /《さらば!愛しの板橋本社》reuters /《Pentaxboard leaning in favor of Hoya offer》

japantimes /《Hoya to request second round of executive talks with Pentax》
forbes  / 《Pentax Yields To Shareholders And Takeover》
economictimes / 《Hoya waits for a clear picture on Pentax bid》
ibtimes / 《Pentax Plans to Double Profit, As Pressure Grows》
bloomberg / 《Online Extra: Patience Pays for Sparx Group》
http://www.cipa.jp/

https://www.sparxgroup.com/

http://www.hoya.co.jp/

http://www.hoyatechnosurgical.co.jp/


發表第一條評論

發布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