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摺疊屏手機作為主力機一週後,這是我的使用體驗

3月05日
繼承了 2004 年初版 Motorola RAZR V3 「刀鋒」翻蓋手機設計、搭載了 2019 年的摺疊屏技術的 Motorola razr 2020 很可能是數碼愛好者們最期待的手機之一。這樣一款受到萬眾矚目的手機,在經歷了短暫的 「由於供不應求導致延期發貨」 後 ,終於在 2020 年 2 月 6 日正式發售。
由於運營商的失誤運氣較好,我預購的 Motorola razr 2020(下統稱 razr 2020,與 RAZR V3 等其他機型區別)得以提前發貨而在上市前便開始上手使用。作為一名從功能機便開始使用 Motorola razr 系列的使用者,我想寫一些自己在將 razr 2020 作為主力機使用一週後的簡單體驗。

▍驚豔的設計與螢幕並不一定好用

razr 2020 在去年 6 月釋出後便吸引了來自全球的數碼愛好者的目光,而 Motorola 也十分了解這款手機的受眾們,razr 2020 的包裝提供了充滿儀式感的開箱體驗——黑色方尖碑的外包裝頂端為半透明的亞克力,上手便可以透過這個「天窗」看到包裝裡 razr 2020 的「刀刃」。向上抽出外盒後,便是內包裝支起而矗立著的 razr 2020,及緊貼其身後、類似 DROID Turbo 背板彈道尼龍質感的、眼鏡盒狀的配件盒。 
Motorola 也將 razr 2020 的包裝設計作為這款手機賣點之一而加以宣傳,並且希望使用者保留包裝盒、將它作為揚聲底座(nightstand amplifier)使用。根據 JRE 的拆解來看,此包裝盒底部除去設有聲孔以外,並沒有更多的針對聲音的優化設計。而實測,將 razr 2020 插回內包裝後,揚聲器表現與直接功放僅有極為微小的差異。所以作為底座 razr 2020 的內包裝是合格的,但作為揚聲器的話可能太勉為其難了。

用摺疊屏手機作為主力機一週後,這是我的使用體驗圖片1

razr 2020 擁有極佳的開箱體驗

用摺疊屏手機作為主力機一週後,這是我的使用體驗圖片2

聊勝於無的揚聲器底座
不包括 razr 2020 ,在 2019 年釋出的摺疊手機已有 Royole Felxpai 、 Samsung Galaxy Fold 、 Huawei Mate X 外加不敢買、大概也買不到的 Escobar Fold 1 三款。但 razr 2020 卻是第一款採用摺疊屏技術將手機做小、而非將平板電腦做成手機大小的產品。
無論怎樣改變現有手機的形態,其關鍵自然都在於螢幕上。對於 razr 2020 而言,與其前輩 Motorola V3 一樣,擁有翻蓋上的一塊較小的外屏和開啟翻蓋後的較大內屏。被 Motorola 稱為 Quick View 的 2.7 英寸 gOLED 外屏由玻璃覆蓋,解析度為 600×800 ,只能用於檢視時間日期,切換歌曲,處理通知,快捷回覆訊息等。而作為重點的內屏採用了由 TCL 供應的 6.2 英寸、比例為 21:9 的 pOLED 摺疊屏,解析度不足 1080p ,僅為 2142×876 。
在過去一週的實際體驗中,內屏的觀感並不差,亮度在一般情況下也是足夠的。問題是螢幕較低的解析度會使得如 YouTube 等一些 app 的最高清晰度限制在 720p ,此時體驗就不甚理想了。另外,儘管 razr 2020 的內屏最高亮度表現不錯,但由於其材質的原因,這使得外屏的眩光十分嚴重,再加上其較弱的抗指紋能力,在陽光直射時的可視性並不能令人滿意。

用摺疊屏手機作為主力機一週後,這是我的使用體驗圖片3

外屏在運動或通勤時十分方便,內屏觀感不錯但抗眩光能力一般
幾乎現階段所有摺疊手機都無法迴避的一個問題就是摺痕——雖然我一直都不覺得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因為在我之前使用 Samsung Galaxy Fold 的體驗當中,被大家廣泛吐槽的那道明顯摺痕,在點亮屏幕後我絕少有察覺它的存在。
而對於 razr 2020 而言,由於其縱向摺疊的設計,在進行觸控滑動操作時,經常會觸控到屏下略微突起的鉸鏈結構;又由於 razr 2020 的螢幕是「浮」在機身上、而非與機身貼合的,所以在觸控點選時可以感受到屏幕後與機身結構之間的微小「間隙」被按下。另外,不確定是品控問題或是本身設計如此,我手上 razr 2020 的螢幕顯示部分在點亮時,在鉸鏈處可看到有不平整的輕微內凹,在使用白色背景 app 進行滾動操作時較為明顯。

用摺疊屏手機作為主力機一週後,這是我的使用體驗圖片4

螢幕的摺疊機制,鉸鏈處的螢幕有輕微的不平整
razr 2020 的特殊設計使得螢幕被彎折時, 中間對摺處會被「納入」到鉸鏈內 ,避免了 Galaxy Fold 上直接摺疊而產生的較深的摺痕。但也正因為鉸鏈的設計,使得塑料螢幕在每次開合時都會被拉扯,這直接導致每次我在開啟或合上翻蓋時都可以聽到鉸鏈處傳來的嘎吱作響。
而且,razr 2020 的鉸鏈鎖定並不如 Galaxy Fold 的牢固,加上機身頂端與螢幕結合處為摺疊屏「伸縮」預留的較寬的空隙、偏長的尺寸導致的整機重心靠上、摺疊屏四周的因復刻 Motorola V3 而邊緣設計得有些硌手的塑料邊框、以及同樣是塑料材質的背板——razr 2020 整體在使用起來,並沒有給我帶來其擁有頂級做工用料的感受。

▍夠用的效能、充滿妥協的續航

razr 2020 採用了 2018 年中旬釋出的驍龍 710 移動平臺,6+128G 的儲存組合,這套配置常見於兩年前各款中端機當中,如 Nokia 8.1,小米 8 SE,堅果 Pro 2S 等。好的 SoC 不等於流暢的體驗,我吃灰的 Pixel 3 ,說的就是你,但是先進的 SoC 至少更有可能帶來整體更好的體驗。對於我這樣幾乎不玩手機遊戲的使用者而言, razr 2020 的配置自然是夠用的。
實際使用中,切換多工時十分流暢,但在啟動 app 時可以察覺到比搭載了更高階 SoC 手機會慢上些許。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razr 2020 的下半部分在日常使用一段時間後雖不至於燙手,但會有能感知到的明顯發熱情況。同時,手機的上半部分一直保持冰涼,開啟翻蓋橫屏雙手握持時,左右手的溫差的體感並不舒適。整機配置當中同樣過時的還有手機的振動馬達,根據拆解來看, razr 2020 在其底部揚聲器左側位置裝載了一顆轉子馬達 ,在振動手感愈發被強調的今天,其實際體驗振感可以說非常令人失望。
在充電錶現上,未有配備無線充電的 razr 2020 搭載了 Motorola 2014 年便在 DROID Turbo 上採用的 Turbo Charging 15W 快充,隨機充電器支援 5V/3A, 5V/2A, 12V/1.2A 三檔,相容高通 QC 2.0。在 2020 年的今天,一眾國產廠商在充電速度上狠下功夫的背景下,這個充電效率只能算是一般。實際使用下,從完全耗盡電量到充滿電大約耗時一個半小時。
而在續航上,儘管 Motorola 宣稱 razr 2020 可以提供一天的續航,但大小為 2510 毫安的電池並不能讓人因為廠商的承諾而放心。我工作日一般僅對手機進行輕度的使用,而在這樣的使用環境下要支撐一天,razr 2020 僅能提供 3.5 至 4 小時的亮屏時間。

用摺疊屏手機作為主力機一週後,這是我的使用體驗圖片5

差強人意的電池續航

▍接近原生體驗的系統、掃碼級的相機

razr 2020 基於 Android 9 的系統延續了從 Moto X 開始的近原生 Android 體驗的傳統。除去 Motorola 自家的相機 app,剩下只有 Device Help 和 Moto 兩個非原生 app。其中 Device Help 僅提供儲存空間檢視,硬體診斷與保修查詢等最為基本的資訊,連儲存清理功能都居然是直接跳轉到 Google 的 Files 進行,令人哭笑不得。
Moto 則是 Moto Actions 操作快捷功能,與 Moto Display 螢幕易用功能的合集。Moto Action 當中的三指截圖、截圖編輯、翻轉勿擾等功能都十分常見。而在此其中,Motorola 祖傳快速翻腕旋轉兩次撥出相機 app 的 Quick capture、以及輕揮兩次撥出手電 Fast flashlight 這兩項功能,在 razr 2020 開啟翻蓋的情況下並不如以往順手——由於前文提到的機身過薄、重心以及鉸鏈穩定性的問題,握住下半機身使用這兩種操作時上半部分都會有非常明顯的晃動。
這兩項功能的「正確使用姿勢」大概是握住鉸鏈處、同時穩定手機的上下半部分。但考慮到 razr 2020 的初始使用狀態螢幕必然處於閉合,在翻蓋開啟後用戶的握持手——無論大小——必然位於機身的下半部分,這使得這兩項功能在不調節握持姿勢的前提下,更適合在翻蓋閉合狀態下開啟手電或進行自拍。至於 Moto Display,則包含了對外屏通知的設定,以及注視螢幕常亮這兩項基本功能。
至於配備了與一加 6 同款 IMX 519 的 razr 2020 相機水準,在今天的標準來看,只能被歸到是掃碼級當中。白天光線充足時,razr 2020 的成片還是可用的,但也有著解析力不足、色彩平淡等缺點。其中 razr 2020 的自動 HDR 被觸發時,類似建築物邊緣位置的合成失真的現象復現概率極大。
室內弱光下 razr 2020 的照片開始出現大量噪點。而到了夜景時,照片直接糊作一團,夜景模式的開啟與否幾乎只會影響成片的顏色取向與亮度,幾乎不可用;加上拍攝夜景時,按下快門鍵後響應與處理速度極慢,使得我完全沒有用 razr 2020 拍攝夜景的動力。事實上,Motorola 自帶相機 app 當中有許多有趣的功能,包括噴色處理、類似 iPhone 可替換背景的人像模式、動靜結合的 Cinemagraph 模式等等,但相機較低的成畫素質使得我並不想去反覆嘗試這些功能。

用摺疊屏手機作為主力機一週後,這是我的使用體驗圖片6

白天表現尚為可用

用摺疊屏手機作為主力機一週後,這是我的使用體驗圖片7

無論是否開啟夜景模式都幾乎不可用

▍一些非實用主義的想法

razr 2020 作為智慧機好用嗎?還行,但在 2020 年,想要買到一臺不好用的手機已不是一件特別容易的事情。那麼將 razr 2020視作實用主義的消費品,能夠支撐起它價位稅後約合人民幣 12000 的價位嗎?答案絕對是否定的。僅從引數這一個維度來看,razr 2020 的配置與剛剛釋出的堆料狂魔 Galaxy S20 Ultra 相比,完全不像是同一時代的產品,而 Galaxy S20 Ultra 在美國的起售價比起 razr 2020 居然還要便宜上 100 美金。
razr 2020 顯然是一部設計理念先行的產品。事實上 Motorola 的工程師也在採訪當中提到過,設計這部手機的工作在一開始,便是圍繞復刻 Motorola V3 的外形開展的。這樣一部將實用性的優先順序放在較低位置的手機,配合上目前並不成熟的摺疊屏技術,也就不出意料地難以帶來上佳的使用體驗。
為什麼你會需要一部摺疊屏手機?每個人對同一個物品都會建構不同的意義,也許你希望將平板電腦輕鬆地裝進口袋中,那麼 Galaxy Fold 或 Mate X 興許能夠滿足你的需求;也許你對愈來愈大的手機尺寸深惡痛絕,大概你可以期待即將上市的 Galaxy Z Flip。但所有的這些需求,現階段而言,在傳統直板造型的智慧手機上都可以得到滿足,並且可能被滿足得更好。目前摺疊屏手機一定可以滿足的需求只有一種——那就是對最新應用科技的熱愛。
Motorola V3 是我擁有的第一部彩屏手機,在它所誕生的 16 年前,Motorola V3 並不是彼時市面上配置最為豪華的手機,其科幻感極強的金屬 T9 鍵盤極短的鍵程在問世之初也曾飽受詬病。今天的 Motorola razr 2020 亦是如此,如 Droid Life 的評測所寫,它一定不是一款優秀的消費品。畢竟 Motorola razr 2020 除去逆潮流的、稜角分明的、富有侵略性的翻蓋設計,幾乎主流旗艦手機具有的一切優點它都沒有。
但我不認同此文評測者所說的這部手機不應當投入市場、不應存在於公共空間中。Motorola razr 2020 以最前沿的應用技術復刻了過去那個時代的一個標誌,而這一商業行為進入到公共空間當中,引起了人們對上下翻折式摺疊屏這一前沿技術的思考與討論,對目前千篇一律的數碼產品與實用主義佔主導的設計思路的批判,以及老使用者們對 16 年前的那個從數碼產品形態、到設計理念、再到社會其他諸多方面都百花齊放的時代的懷念與追憶——這就足夠了。
在彼時極具科幻色彩的 Motorola V3 問世 16 年後的今天,菲利普 · K · 狄克筆下的被妄想氣氛所籠罩的反烏托邦沒有成為現實,正如其他的過去人們對未來的諸多幻想與展望一樣,都成為了回不去的未來。這部不完美的 Motorola razr 2020 於我而言,是對那個百家爭鳴的、對未來充滿著幻想與熱情的時代的一次完美致敬。

發表第一條評論

發布
沒有更多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