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

2019年12月15日



提及Green Day ,你可能第一想到的是那幾首最有名的歌曲,《21 Guns》、《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American Idiot》……

這些固然是經典之作,但都創作於樂隊的中期階段。這個階段的Green Day 樂隊已經創立20多年,歌詞內容不再關注自我,而是轉向了社會。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1

同名主打專輯《American Idiot》和《21 Guns》所在的《21st century breakdown》這兩張專輯被稱為“政治朋克音樂劇”,傳達著關於社會和政治的信息。

換句話說,這個階段的Greenday 已經“長大了”——他們此時已經成為了受人崇拜的pop star(流行的屬性更濃,因此這裡選擇了pop 一詞而不是rock),肩負著社會責任在替民眾的信仰發聲。

這對於生活在中國的我們來說顯然有些遙遠,難以產生共鳴。

而早期的Green Day 作品似乎就在我們身邊,這些作品唱著他們自身作為青少年的煩惱,就像在聽一個可愛的少年在傾訴他的故事,而這些有很多都是我們同樣經歷過的,因此聽這些作品很容易就能產生共鳴。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2

大屏幕中放著的,正是25年前發行的大紅專輯《Dookie》的封面,這張專輯代表著他們的青蔥時代

今天在TGA 2019 中GreenDay 正好演唱了他們在早期的第一首代表作《Welcome to paradise》。

所以筆者就帶大家回到他們的青春期,感受那個充滿著稚氣、卻又PUNK 瘋了的“青蔥歲月”。 (注:Green day就是青蔥歲月的意思)。

Sweet Children

時間回到80年代, Green Day 樂隊最初叫做Sweet Children。

10幾歲的Billie Joe Armstrong和Mike Dirnt 深受當時流行的重型音樂影響,Billie 喜歡AC/DC、Van Halen,而Mike則被Metallica 的《Kill em all》專輯帶來巨大的觸動。

他想成為Metallica 樂隊中Cliff Burton那樣的貝斯手,二人第一次認識是在學校的食堂,重型音樂使他們成為了從此在一塊玩的死黨。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3

LiveHouse“Gilman” 的氛圍,此時牆上已經有了SweetChildren的塗鴉,可見他們已經很受歡迎了

隨後他們在一起聽了更多的搖滾樂,直到他們第一次在15歲時去東灣(East bay)區的Livehouse——Gilman 看演出。

Gilman 是一家非常特別的演出場地,這裡可以說是80年代小朋克們的天堂,來這裡的所有人都很怪,但卻有著自由到極致的氛圍,Billie 來到這里後有著很強的歸屬感。

而在這裡,他也感受到了朋克音樂所倡導的快速演奏理念(沒有復雜的編曲,三個和弦就可以玩起來),以及歌詞簡單而真誠的表達內容。

朋克音樂的魅力激發了他的創作和演出慾望——他寫出了第一首歌,名字就叫《Sweet children》,並且以這個名字組建了樂隊,Billie 和Mike 的演出生涯正式開始。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4

Greenday-《Sweet children》,這首歌收錄在了第二張正式專輯《Kerplunk!》中,此時樂隊的名字已經改為了Greenday

Billie 和Mike 可以說是天衣無縫的搭檔,Billie 有著強烈的表達訴求,他把創作當成傾訴自我的一種方式。

而Mike 則把努力的點放在了演奏上,Billie 會寫出很多的作品,首先彈給Mike 聽,而Mike 則幫他很快地幫他完善成一部作品。

這樣的配合很快就讓他們有了很多的歌,對於小型演出來說絕對是綽綽有餘了。可演出的機會在哪可以得到呢?

雖然他們已經能在Gilman 中作為壓軸樂隊登場,但這種剛建成、尚未有名氣的小樂隊在外面是很難得到機會的。

沒有正經的演出場地,他們就去車庫裡演、去地下室演、朋友家的後院Party 中演……總之他們打聽到機會後,就拿上吉他搞些亂子。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5

獨立廠牌Lookouts Records ,為在Gilman 演出的很多樂隊都發行過唱片,記錄著在Gilman發生的一切,這也使這個廠牌帶有著地下屬性,走向主流與其並無太多關係

直到有一次他們在威利茨演出,遇見了與他們一起拼盤演出的The Lookouts 樂隊,這對於Sweet Children 來說是第二個轉折點。

因為The Lookouts樂隊中有後來Greenday 的正式鼓手Tré Cool 、以及為他們出前兩張專輯的廠牌,Lookouts Records 的創始人Lawrence 。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6

SweetChildren 時期的Billie Joe Armstrong

在威利茨的那次演出其實非常慘淡,那是在某個山頂上舉行的一次Party,觀眾只有五六個人。

可即使是這樣,Sweet Children 的演出依然是用盡全力,這讓Lawrence 特別欣賞,於是在Sweet Children 演出完就去問了他們想不想製作一張EP。

一切就這麼順利成章地完成了,Lookouts Records 為他們發行了第一張迷你專輯《1000 Hours》。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7

發行《1000 hours》的同時,因為已經有樂隊叫做Sweet baby,為了避免混淆,Sweet Children正式更名為Green Day,並且以這個名字發行了這張EP。

而Green Day這個名字也來自於他們的一首歌曲,這都收錄在了第一張正式專輯中。

Welcome to paradise

發行《1000 hours》的時候,Billie 還在上高中。而當他們有一次在學校演出的時候,他覺得這裡與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在Gilman 是壓軸演出的Rock Star ,在學校裡卻要做一個乖乖學生,這讓回到學校的Billie 有著強烈的分裂感,於是他就選擇輟學了,正式與他的Green Day 開始職業生涯。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8

這個階段他們發行了第一張正式的正式專輯《39/Smooth》,隨後便開始到美國各地巡演。

而當他們製作完第二張EP 《Slappy》時,當時隊裡的鼓手John Kiffmeyer 因為要繼續自己的學業,因此選擇了退出。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9

第一任鼓手John Kiffmeyer

而當時在威利茨演出遇到的Tré Cool 則成為了Billie 和Mike 心目中下一任鼓手的最佳人選。

Tré Cool 剛加入時,Billie 覺得樂隊的音樂與之前有些不同,因為Tré 打的太好了! Billie 和Mike 有一種需要不斷提高自己才能趕上Tré 的感覺,而Tré 也十分喜歡與二人一起演奏。

一個夢幻的組合就這樣誕生了, Tré 的加入對於Green Day 來說是第二個轉折點。隨後三人便著手開始製作第二張專輯《Kerplunk!》。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10

第二任也是現役鼓手Tré Cool

17歲的Billie Joe 離開了母親的房子,開始和一群藝術家、音樂家、朋克、流浪漢一起住在西奧克蘭的一所廢棄倉庫裡。

這裡雖然條件艱苦,但卻像之前第一次來到Gilman 時一樣,有大量和自己喜歡的、同類的人,這對於Billie 來講彷彿就像是來到了天堂。

於是他在這個過程中寫出了樂隊第一首代表作《Welcome to Paradise 》。

在這首歌裡你能感受到17歲剛離開家的Billie Joe 對於自由生活的興奮,同時也對不可知的未來感到恐懼。興奮之餘有些焦慮,害怕卻又享受這份刺激:

Dear mother,親愛的媽媽,

Can you hear me whining?你能聽到我的抱怨?

It's been three whole weeks

Since that I have left your home離開家已經有整三週了

This sudden fear has left me trembling這突如其來的恐懼讓我焦慮

Cause now it seems that I am out here on my own因為似乎看起來這裡就我自己

And I'm feeling so alone並且我感到很孤獨

Pay attention to the cracked streets

And the broken homes看看這破碎的街道和落魄的家

Some call it slums有人說它是貧民窟

Some call it nice有人卻覺得它很棒

I want to take you through a wasteland我想帶你穿過這片廢土

I like to call my home我把它當作我的家

Welcome To Paradise歡迎來到天堂

不斷地在各地的巡演為他們積累了很多人氣,在第二張《Kerplunk!》發售後,為Lookouts Records 廠牌帶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成功——

在當時,一般獨立的地下音樂專輯,賣個5千張已是很了不起的事,而《Kerplunk!》居然賣出了5萬張。這早已超出了地下音樂的水準,因此《Kerplunk!》的名聲大噪為他們吸引了主流唱片公司的注意力。

這種巨大的發行量為本身專注做地下音樂的Lookouts Records 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他們沒有那麼大的發行能力——換句話說,這裡已經容不下Green Day 了!

此時到了Green Day 的第三個轉折點,要去擁抱主流唱片公司嗎?那這就意味著要告別Underground,以後再也不能回到Gilman 演出,離開他們之前一直所在的“天堂”。

Dookie

要去讀大學嗎?此時對於Mike 和Billie 來說,回到普通人的生活已經不太可能了,這也不是他們所嚮往的生活。而向前走,就意味著要告別地下音樂,走向主流。

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但也別無選擇,向前走就必須要有所犧牲。在開始尋找新的主流唱片公司時,幾家主流公司都搶著想與Green Day 簽合同。

1993年4月,Green Day 與主流唱片公司Reprise 簽約,並著手開始製作第三張專輯《Dookie》。這張專輯從1994年發售至今已經賣出了1000萬張,Green Day成為了大眾的明星,“流行朋克”的概念也在這個時候逐漸確立。

在《Dookie》這張專輯中,Billie 唱著青少年的煩惱——酗酒、女孩、自慰,每一個青春期的男孩都會有過的想法,Billie 唱出了他們的心聲。

雖然歌詞充斥著不滿,但旋律上卻是輕鬆的。在他們的音樂中,你能感受“雖然生活無聊透了,但依然卻用笑去面對”的態度。

這就像是一個樂天派的小孩,在遇到麻煩時說著“哎呀我該怎麼辦呢,不如先去找點樂子吧”。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11

1994年的《Dookie》,是GreenDay最為經典的專輯之一,更是樂隊早期階段的巔峰

比如,MV 在Billie 家中拍攝的《LongView》, 就展示著Billie 在家中生活的一面。雖然有誇張的表現手法在裡面,但正是這種頗為極端的方式讓歌詞內容表達的更為純粹。

在這首歌中你能感受到一名將要走向社會的青少年的迷茫、逃避、以及寂寞,這同樣也是許多擁有著同樣煩惱的青少年們的心聲。

而要說《Dookie》中最為經典的一首,莫過於《Basket Case》這首歌了。

這首歌的歌詞內容或許更加消極,其中涉及到了自我懷疑,精神分裂,性無能等一系列糟糕內容,但這首歌的編曲卻讓人聽完覺得無比好聽,節奏豐富而有規律,旋律上明快而又有力量。

這在Green Day 後來的作品中都保持著一貫的同樣的風格,比如《Know Your Enemy》、《American Idiot》、《Holiday》。

而《Basket Case》中開頭那句“Do you have time,to listen to me whine”(你有時間聽我傾訴一些煩惱嗎)更是讓人印象深刻,一句簡單的開場白,邀請你走進Billie Joe的精神世界。

在製作《Dookie》時的Green Day 雖然已經20幾歲,但在內容上仍舊是青春期時代的東西。你依然可以從他們這張專輯的作品中,感受到那份可愛的稚氣,以及那顆愈演愈烈的童心。

你可以將《Dookie》看作是將地下時期發揮至巔峰的作品,同時它又是從主流音樂中邁開的第一步。一個階段的頂峰,又是下一個階段的開始。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12

期間,他們登上了1994年伍德斯托克音樂節的舞台,作為世界上最著名的搖滾音樂節之一,參演的樂隊自然得是足夠有份量的,這也是此時Green Day到達了一個頂峰的標誌

在第四張專輯《Insomniac》製作的過程中,Billie 已經身為人父,因此在創作內容上也開始涉及更多成年人世界的東西。

隨後他們在音樂上進行了更多的嘗試,試圖打破Pop Punk 的約束,開始呈現更多的音樂演繹形式。

在TGA 2019上,Green Day唱的是他們25年前的青春圖片13

“長大後”的GreenDay,作品所表達的內容開始呈現深度,不再關注自我,而是替社會發聲,褪去了少年的稚氣,承擔起更多的責任感

重塑自己的過程中都很難超越《Dookie》的成就,直至2004年他們所推出的第七張專輯《America Idiot》才使他們迎來了第二個巔峰。

在專輯的封面中是一個手持心型手榴彈的圖案,標誌著反戰主題。已經成為流行明星的Green Day 開始在內容中涉及政治,肩負社會責任感,為民眾信仰而發聲……

結語:

回想起學生時代,在校內廣播站放過的歌曲中,Green Day 算是為數不多允許播放的搖滾樂。或許老師並沒有註意歌詞中到底唱的是什麼,只是覺得旋律好听就沒有阻止我們放下去。

而我們最初在接觸到Green Day 時,不也正是因為它那好聽的旋律所吸引的嗎?想想如果是從《America idiot》中開始聽的他們,如今也已經陪伴了我們15年之久了。

而今年也正是《Dookie》這張專輯發售25週年,筆者在整理Green Day 早期經歷的過程中感受到的,是他們堅持自我的信念,並為所愛的事情全力投入的專注。

即便是Billie 在創作《Welcome to paradise》時期對不可知的未來感受到的恐懼,也依然踐行著自己的信念大步向前。

同時,也被朋克音樂中的直白 、真誠、大膽的表達方式而深深吸引。

三個大男孩如今已經過了不惑之年,筆者藉此文章敘述他們的青蔥歲月,同時也紀念著我們所熱愛Green Day 的青春。




點擊影片重溫Green Day在TGA 2019的精彩表演(轉自Nubit youtube頻道)

發表第一條評論

發布
沒有更多評論